足迹
季总别虐了,舒小姐已嫁人目录
登录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八十一章 没对你动过心思(第1页)

季司寒擦完手后,看了眼神色难看的舒晚,“我是不是警告过你,让你离顾景深远点。”

刚刚看到季司寒出现在温家庄园时,还以为他是来参加晚宴的,没想到居然是来找她算账的。

他还真是通天的手眼,不过才一天时间,就知道她和顾景深在做什么。

不过这事还真不能怪她,要不是宁婉,她早就在家里等死了,何至于陪着顾景深来这种地方。

舒晚也没打算隐瞒,直接实话实说:“我是打算离他远点的,但你家宁婉非让我去招待他,我不同意的话,她就要我赔钱,我只能违背你的警告,来招待他了。”

她言外之意是,要怪就去怪你家宁婉,别在她这里阴阳怪气。

季司寒勾唇嗤笑一声,“要不是你爬上顾景深的床,她会让你去招待他?”

这话的意思是她自找了?

果然是他的白月光,无论她做什么,他都不会责怪。

舒晚忽然又有点自知之明了,也就不再开口接话。

季司寒朝她走近一步,将她逼退到墙壁上后,单手撑在她的头顶上方,低头看她。

“顾景深刚刚当着众人的面,解除了和季氏的联姻,是不是你吹了枕边风?”

顾景深解除了和季氏的联姻?

舒晚愣了一下,随即又觉得好大一口锅扣下来。

她怎么不知道自己有这么大的本事,竟然还能让顾景深解除联姻。

她紧抿着红唇不说话,在季司寒面前,解释无用,多说无益。

季司寒再次朝她靠近了些,清淡的香味,在鼻翼间散发开来,让舒晚又乱了心神。

她不自然的偏过头,嘴唇却不小心擦过他的脸颊。

带着静电般的酥麻感,自两人皮肤间晕开。

季司寒身子僵了一下,神色微微变得复杂起来。

舒晚则是感到有些尴尬:“不、不好意思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季司寒看着满脸娇羞的她,缓缓收起复杂的思绪,冷声道:“这就是你勾-引男人的手段?”

舒晚听到这话,心底那丝尴尬的情绪,渐渐消散开来,一种挫败感袭来,让她有些无力。

她静默半晌后,淡声说:“季总,你不必担心,我勾-引谁,都不会勾-引你的。”

季司寒的神色,又一点点寒了下来。

他凝着她的眼睛,从她眼里看不出任何心思,反倒透着一丝淡漠。

说不出此刻是什么样的心情,只觉烦躁不已。

季司寒也静了片刻,直到透着寒冰利剑的眉宇之间,逐渐恢复冷淡疏离。

他才冷声道了一句:“最好是这样,要是让我知道你对我动什么心思……”

舒晚闻言,半步不让:“季总放心好了,这么多年我都没对你动过心思,分开了更加不会。”

季司寒一时被她堵得哑口无言,寒冷的眼睛,渐渐弥漫出一丝狠意。

看着这样的季司寒,舒晚有些害怕,昂起的下巴,在他强大的注视下,缓缓低垂下来。

一时之间,他们又陷入了漫长的沉默。

仿佛谁先开口说话,谁就败下阵来似的。

良久过后,门外传来顾景深和温岚对话的声音。

季司寒这才松开撑在她头顶上方的手,直起身子,往后倒退一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